外面下著濃濃的細雨 ,窗外的世界就如同電影中的情景般夢幻.那樣的不真實. 但真實的兩個人,卻在酒館裡道盡一天的心情與喜樂.
 
老杜與小林是同一家公司的員工.他們兩也算是老同事了,常常在下班之後就來小雨酒館喝喝酒,談談天.
 
兩人邊聊邊看牆上的電視新聞.播報的主撥.身材玲瓏有緻.臉蛋又極為姣好.但這時吸引他們兩人目光的可不是那主撥的窕好身材,而是那重大的新聞:
"大家請注意,接著就放出了一張臉型及為端正,眉出眼大的男子,這名男子是重三裕市監獄中給逃出來的,請大家務必要小心,如果有這個嫌犯的消息,請立刻通知警方,注意.此人極為危險.他身上帶有槍械,請各位名眾要特別注意."
 
小林道:「老杜,那裡不識離我們這邊很近,今天還是早點回家好了,看了實在是有點擔心呢.」
 
老杜道:「恩,說的也是~現在時間也是有點晚了,還是早點回家罷了,免的你家的母老虎又會發火了呢」
 
兩人接著又閒聊了幾句.過了幾分鐘後也就互道晚安.各自回家了.
 
道路就如同一隻蟒蛇的大口一般永無止境的黑燄一般,看不到盡頭,
雨聲就如同血水一般 搭. 搭 的一低一低的落下
 
路上是那麼的寂靜,死氣一般的寂靜,令人無法忍受的寂靜.
 
老杜就在這極度死及班的道路上,衝衝的跑回家去.一到家之後:「還真是怪呢,陸上怎麼會連一台車都沒有,害我心裡覺得毛毛的,還是搞看去洗個澡 準備上床睡覺去」
 
大約過了十分鐘左右,老杜拖著他那個溼漉漉的雙腳踏出了浴室的門口.緊接著他走到了廚房 拿了一杯白開水飲用,說也奇怪 ,當他要喝的時候 怎麼覺得水怎麼有點紅紅的,就如同一顆鮮紅的墨汁一般,滲入了水中.他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一下.但說也奇怪 在他擦一擦眼鏡之後.那枚紅點就又如不存再於這世界上一般,完全的消逝於空氣之中.
 
老杜心想:「還真是活見鬼了,實在是太累了吧,還是早點上床睡覺好了」
說著說著 老杜也就上了床,睡了覺.
 
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,一陣敲門的聲響把老杜給吵醒了, 叩叩叩....叩叩叩
一連串又急又響的聲音,突破了老中的心窩 直衝腦門 震的他膽顫心驚!!
 
老杜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,趕緊連滾帶爬的衝下床去,打開了大門.不開還好,一開 馬上迎面而來的是一位渾身是血的一位小姐說道:「快救救我,有人要追殺我,拜託你,拜託你先生,一定要救救我.」
說完之後這位小姐就倒在地上 失去了知覺.
 
說的此處 儘管老杜心中仍有千百個問題想要發問.但眼看著這位小姐渾身是血,他看到這般的景象,就突然的心中冒出了一把無名火.想要將那個害人的嫌犯給抓出來,給他繩之以法,不給他把個半死決不罷休.
想著想著 老杜就衝出了門外 , 探頭望去,四周任是冷冷清清的一般.完全沒有被點腳步聲 地上也沒有半點的血跡 老杜想說:「算你跑的快 沒讓我抓到 但奇怪 怎麼地上沒有半點血跡 也沒有任何的腳印 還真的是不可思議(因為是下雨天_)」
 
說著說著他也只好作罷,但在他走回屋內時 他卻遇上了一件更不可思議的事情產生,
天啊
原來是那個女的就如同不存再於世界一樣 ,完完全全的從空氣中給消失不見. 
 
老杜卻突然像是發瘋一般的在那邊亂跑亂叫:「好痛 不要殺我 求求你 求求你 誰可以來救救我.」
 
隔了三天的新聞快報說到:「有一名姓江的男子,大約四五十歲左右,已經塵屍在這棟屋子直達三天之久,死因不明,檢察官指再她的背後找到一條長達一公尺的劇烈傷痕,目前不排除他殺的肯能,另外這間屋子 曾經在五年前,發生過類似的悲劇.一名女子也是在這棟屋子中過世,但更妙的是她的背後也是有一條長長的傷口.這其中到底有沒有關聯,還是請警方做更一部的調查 也才會有更多的結果出爐..」
 
天空依舊是下著濛濛的細雨,配上鮮紅的夕陽,這道血紅色般的光影依舊是倒映在老江屋子的大門之處.
風徐徐的吹過.彷彿在嘲笑人類的愚昧與無知.
 
 

inputmyc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